江浙定融产品

定融产品、信托产品,咨询,交流加微信13262639737

国民信托-山东诸城市集合资金信托计划-信托产品

手机同微信13262639737

新品山东诸城市第一次融资爆款,还带7亿多土地抵押,极度稀缺AA+融资主体,当地最大的也是唯一AA+平台,AAA债券评级,净资产93.9亿子公司股权收益权转让(折算抵押率为4.25%),一般公共财政收入高达72.8亿,几乎市场最高,安全稳健好产品。
首期开放10个100万小额畅打,先到先得,其余一大一小配比。
《国民信托-山东诸城市集合资金信托计划-信托产品》4亿(本次开放1.85亿)2年,100-300-1000万:7.8-8.0-8.5%,自然季度付息。
【资金用途】受让融资方持有的诸城水务100%股权收益权,最终用于诸城供水系统升级改造项目。
【AA+融资方】诸城开投,为诸城市人民政府100%控股,总资产339.5亿,净资产193.6亿,负债率低至42.9%,年营业收入27.4亿。融资渠道基本全是银行或发债,为当地最大最具影响力的平台,当地唯一AA+平台,长期承担诸城市城乡道路管网建设、治污减排项目建设、保障房建设等大量的基础设施建设项目,主体评级AA+,信誉极高,债券评级AAA,17年成功发行15亿7年期债券,2024年到期,远在本信托到期日之后。
【子公司100%股权】诸城水务,总资产185.2亿,净资产93.9亿,相对于4亿信托规模,23.475倍覆盖信托本金,折算抵押率为4.25%。
【土地抵押】本信托提供价值7.0915亿的土地作为抵押担保,1.773倍覆盖信托本金。
【山东诸城市】诸城市,隶属山东省,由潍坊市代管,沿海城市,传说舜帝出生在诸城,又名龙城,被誉为“舜帝之都”,2018年,诸城全市财政总收入106.4亿元,同比增长14.3%,其中一般公共预算收入72.8 亿元,增长2.2%。诸城拥有多家上市公司,税收稳定,全国百强排名第41位,经济实力极其雄厚,我国经济发达地区。

 

翁振杰高票连任国都证券董事长 第一大股东提名人选惨败出局

近日,一家券商在董事长换届选举中上演了“宫斗戏”,而被选举出来的董事长过去两年间均未被监管核准任职资格。

对于一家没有实际控制人的公众公司来说,管理层拥有很大的话语权,董事长席位备受股东“觊觎”。近日,这家券商董事长换届选举时,就上演了一场大股东意欲上位、二股东弃权旁观、其余董事会成员“同仇敌忾”将大股东的“野心”按下,公选董事长的故事。

4月13日晚间,新三板挂牌公司国都证券宣布新一届董事会换届完成,董事长翁振杰获得连任,同时他还兼任重庆信托董事长,此前,还曾任西南证券(行情600369,诊股)董事长。但是,2018年以来,他在国都证券的董事长任职资格始终未被监管核准。不过,受证监会简政放权利好影响,他终于可以正常履行董事长之职。

董事长换届选举上演“宫斗”

两年多都没有获批董事长任职资格的国都证券董事长翁振杰,在日前举行的第二届董事会第一次会议上,获得连任,且选举过程可谓“硝烟弥漫”。4月13日晚间,国都证券发布《董事会、监事会换届完成公告》以及《董事长、监事会主席任命公告》,该公司第二届董事会正式成立。

信息披露内容看,即便没有任何现场描述,都可想象得到国都证券本次董事会换届选举过程扣人心弦。一言以蔽之,这是一个大股东意欲上位、二股东弃权、其余董事会成员“同仇敌忾”将大股东的“野心”按下,确保翁振杰连任董事长的故事。

这次董事长换届选举发生在4月8日,中诚信托有限责任公司(至2019年中,为国都证券第一大股东,持股比例13.33%)建议黄磊董事为第二届董事会董事长人选,两名独立董事联合提名翁振杰董事为公司第二届董事会董事长人选。

结果,独立董事提名的翁振杰以10票同意、1票反对、1票弃权的成绩,打败了第一大股东提名的黄磊(1票同意、10票反对、1票弃权),蝉联国都证券董事长之职。本次任命不需提交股东大会审议。

就黄磊获得的票选情况来看,1票同意无疑为己方,1票弃权为吴京林董事投出,他是北京信托总会计师。截至2019年年中,北京国际信托是国都证券第二大股东,持股比例9.59%。其余10名董事,均对黄磊的董事长提名投下反对票,并转而投向翁振杰。

比如,董事何于军反对黄磊担任董事长,他在国华投资风险控制部历任审计专员、副总经理,国华能源投资有限公司为国都证券第三大股东,持股7.69%;周立业是同方股份(行情600100,诊股)党委书记,兼任深圳市华融泰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,同方金融控股持有国都证券4.96%股份,为第六大股东。

董事长任职资格两年未予批复

翁振杰何许人也,为何如此聚拢人心?他于2017年8月份“临危受命”,代行国都证券董事长之职,并于当年12月份被选举为新任董事长。翁振杰同时还担任重庆国际信托董事长、首席执行官,而重庆国际信托是国都证券的第七大股东。

需要注意的是,截至目前,翁振杰担任国都证券董事长的任职资格始终没有被监管核准批复,这也意味着翁振杰长达两年多,难正常履行董事长职责。此前,北京证监局官网信息显示,国都证券于2018年1月23日提交了翁振杰的董事长任职资格,2018年2月12日监管决定受理,两个月后,国都证券延期反馈,直至今年证监会简政放权,他的任职资格始终悬而未决。

国都证券4月8日公告表示,鉴于新《证券法》实施后董事资格不再需要监管部门核准,改为事后备案制。故在2020年3月20日公司《章程》的修订完成备案后生效,且新任董事的资格完成备案后,新一届董事会的董事正式履职。

4月13日晚间,国都证券公告显示,选举翁振杰先生为公司董事长,任职期限至第二届董事会届满止,自2020年4月8日起生效。

值得一提的是,翁振杰曾掌舵西南证券三年,主政期间曾发起西南证券并购国都证券一案,被称为“A股上市券商并购第一案”,但最后并未如愿,这被视为翁振杰的一大憾事。

在2017年末当选董事长之时,翁振杰曾表示,目标是3-5年之内,让国都证券排到第一梯队,认为国都证券虽然是中游券商,但还有其自身的潜质和潜力,未来不排除采取包括增资、并购等措施,多管齐下、壮大国都证券综合实力。

今年1月15日,国都证券发布了2019年度未经审计财务报表公告,全年营业总收入为13.97亿元,同比增幅177%;净利润为5.39亿元,大幅扭亏。其中自营收入合计6.16亿元,占营收比例44%,对业绩贡献颇大。

三年前,上一任董事长曾“失联”

对于国都证券来说,董事会上演“宫斗”并不是最戏剧性的事情。三年前,这家公司前董事长王少华曾失联,实际是被司法机关带走拘留,坊间传言与其在中诚信托时的历史有关。

2017年7月21日,国都证券及其督导机构中信证券(行情600030,诊股)均发布公告称,无法与国都证券董事长王少华取得联系。

王少华此前曾任南方证券海口分公司总经理、中煤信托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、中诚信托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、董事长等职务,在中诚信托前后任职长达20年,从2001年开始兼任国都证券董事长。早在当年6月初,业内便有传言称“王少华被带走”,但直到7月21日,这一消息才被官方确认。

记者从证券业协会官网查询,2017年8月31日,王少华从国都证券登记离职。

由此,也不难理解,当时接任国都证券董事长之职,对翁振杰而言确属“临危受命”。当时,记者了解到,国都证券第一大股东中诚信托“目前非常在意董事长席位,肯定要争夺一番。”

另外,就在今年3月23日,北京证监局发布两份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,剑指国都证券股权质押业务不合规。经查,泰豪创业投资集团于2019年9月11日质押了所持国都证券100%股权。该行为违反了《证券公司股权管理规定》关于券商股东在锁定期满后质押股权比例不能超过50%的相关规定。

北京证监局在同日下发的监管函中,决定对国都证券采取责令改正的行政监管措施,因其对股东质押所持公司全部股票不知情。据监管函,深圳市华融泰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于2019年1月11日质押所持国都证券全部股权,但是国都证券对此不知情,直到监管问询后,国都证券才向监管报告相关质押情况,此时距离股东实施质押行为已过去9个月。

北京证监局认为,这反映出国都证券内部控制不完善,根据相关管理条例,决定对国都证券采取责令改正的行政监管措施。监管要求国都证券完善内部控制,做好股权管理工作

 

点赞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